首页 | 学报简介 | 最新论文 | 在线期刊 | 学术动态 | 政策法规 | 编辑部信息 | 党建工作 | 联系我们 
  学术动态
首页>>学术动态>>学术动态>>正文
真学者更要敢于开展批评
2014-09-24   审核人:   (点击: )

  【核心提示】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“评论”版近期刊登了《学者要经得起批评》、《经得起批评,方为真学者》等文章,引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。文章矛头直指当下学界并不少见的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现象,抨击了部分学者“学问不大脾气大”的恶习。论者云“经得起批评,方为真学者”,但笔者以为,对于一个真正的学者来说,“经得起批评”远没有“敢于批评”难;敢于批评,才是真学者。

  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“评论”版近期刊登了《学者要经得起批评》、《经得起批评,方为真学者》等文章,引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。文章矛头直指当下学界并不少见的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现象,抨击了部分学者“学问不大脾气大”的恶习。论者云“经得起批评,方为真学者”,但笔者以为,对于一个真正的学者来说,“经得起批评”远没有“敢于批评”难;敢于批评,才是真学者。

  其一,真学者,应有敢于批评的人文素质。批判精神一直是知识界所企盼的理想品格,是知识分子精神的最高境界,真学者应承担起批评的历史使命。学者丧失批判精神,即意味着丧失了最本质的人文素质,丧失了应有的岗位意识,而造成的最恶劣的后果就是学界再无真正的批评,导致某些领域沉浸在严重的“表扬与自我表扬”之中。以古代文学研究为例,别说是对同行、同专业针锋相对的批评,就是对古人与作品,也不敢批评,不能批评,连起码的质疑精神都不能有,其中非常滑稽的是为尊者讳,自己不批评,也不能容忍别人的批评,李白不能批评,杜甫不能批评,李商隐也不能批评。谁要是敢于批评,谁就会遭到嗤笑,成为旁门左道的“古惑仔”,甚至有被逐出学术圈的危险。古代文学研究,变成了无端拔高,变成了无原则的膜拜。

  在学术批评界貌似熙熙攘攘而真批评却噤若寒蝉的当下,无论是从事人文社会科学工作和研究,还是从事自然科学工作和研究,真学者都应该表现出生机勃勃的批判精神,以追求真理为己任,以社会良心为己责,肩负起学术与社会的双重责任,善于使用批判的方法而建言立论于这个伟大的时代。

  其二,真学者,应有敢于批评的社会责任。敢于批评,是一种勇气、一种良知,更是一种社会责任。社会责任感的日渐稀薄,使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迅速淡化,真正意义上的学术批评也渐行渐远。

  真学者,不仅不能是畏首畏尾的人,更不能是首鼠两端的人,在学术批评上,应该承担起道义的责任,讲正气,敢说话,说真话,能够说出具有诚信度与公信力的深刻独到的话。今天中国的现实是什么?经济高速发展是否带来两极分化而造成底层群众的生活窘迫?环境恶化、资源匮乏引发了怎样的安全隐患?急功近利、无恶不作为什么说是最大的社会危机?是社会监督不到位还是制度设计上的不严密引发严重腐败?还有诸如“三农”问题、“城市化”问题、“高等教育收费”问题、地方政府的“土地财政”和“房地产财政”问题以及“食品安全”问题,等等,都应纳入学者批判的视野,需要真学者贡献出负责任的真见解。

  对文学领域而言,在文学与文学批评迅速庸俗化、商业化的当下,不少批评家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和担当,于是批评主体严重缺席,对当代重大文学现象也三缄其口。文学评论家杨光祖说:“一个没有否定性、挑战性的批评家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批评家。”这就是从批评家的社会担当上来说的。任何批评决不能消解了批评的庄重性与严肃性,消解了文学批评原有和应有的功能,否则就彻底颠覆了文学批评话语系统。通俗地说,文学批评不是“绕圈子”、“打哈哈”,不是与作家沆瀣一气,丧失鲜明立场,沦落到向作家献媚求欢的地步,也不是放任异化文学创作自由走向,而对那些精神庸俗的作家、品格低下的作品表现出难以置信的宽容,更不是忙着为那些渴望成名的作家做媒体宣传,为几个大腕作家进行商业炒作。一旦文学批评家亵渎了自己的职业道德,明明是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作品,就会被吹得天花乱坠;明明是些本应该受到严厉批评的滥俗之作,就会被捧为世界级杰作,与那些公认的世界文学经典相提并论,这样的文学批评只会成为别人所不屑的“谀评”。

  其三,真学者,应有敢于批评的专业学养。真学者,不仅需要具有广博而深厚的专业知识,还需要具有广阔的社会人生问题方面的思想学养,有如魏晋时期嵇康所言“或明于见物,或勇于决断”的批评学力。

  我们正处于一个伟大变革同时价值多元的时代,这就意味着真学者必须以批判与选择来引领学科发展、引领社会进步。但当下学者的知识日益专业化,也日益狭窄化;领域内的知识相对多,而在广泛范围内的知识相对少,于是造成批评力不从心的局促。以文学批评为例,当下有些名头很大、学校很好的学者,在批评上似乎很活跃,然而他们并不具备真学者的学术素养,仅仅是从教科书中搬运点原理,食而不化地接受些西方批评家的思想,以一知半解的教条、西话敷衍成文,缺乏坚实的理论基础和批评立场,没有作出判断的勇气与品质,发言模棱两可,说不出任何有关痛痒的所以然来,对于文本的审美解读也只能成为一种没有鲜活生命表征的肢解,成为一种没有新内容或新思想的虚拟化发言,甚至仰人鼻息,看人家脸色说话,其文学批评也必然缺乏艺术直觉和思想穿透力,文学批评最后变成了文学表扬。

  学术界呼唤尖锐而严谨、理智而激烈的学术批评。真学者不仅要经得起批评,更要敢于批评。真学者敢于处于风口浪尖上,无所畏惧,不怕得罪人,尤其要敢摸老虎屁股。《学者要经得起批评》一文的作者说:“就当前中国学界来说,批评和自我批评精神的缺失,已然到了不得不正视的程度。这看似是学者个人的问题,长久来看,影响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学术未来。”确非危言耸听!

(作者系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)

 

关键字:

学术学术批评

作者:王志清 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4年6月6日第604期
    本站最佳浏览方式为 分辨率 1024x768 IE 6.0(或更高版本的 IE浏览器) go top
版权所有:湖北警官学院学报编辑部 学报地址:武汉市汉口解放大道86号
TEL:027-83421265(外线)8115(内线)  E-MAIL:hbga@chinajournal.net.cn  邮编:430034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